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美股

采个娘子来养家秀才的丑事美食

2021-01-10

采个娘子来养家 127 秀才的丑事2

宋秀秀就住在东厢,墙皮不算厚,一高声说话全家都能听到。

百合到门口没有推门就进去,先敲了敲门:“秀秀?”

宋秀秀如今正是倒霉的时候,尤其不愿见着百合,她往常在这个二嫂跟前耀武扬威,现在满心觉得她称心来看自己笑话。

百合不气馁,继续敲门:“秀秀,开下门,我跟你说几句话。”

宋秀秀犹豫一下,宋老汉已经在正房里嚷嚷:“给你二嫂开门,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再不愿意也得开门,宋秀秀气冲冲给百合开门,却见百合一闪身进来,回身又把门关上,轻声说:“爹正在气头上哩,你别惹他。”

她说啥宋秀秀都觉得她藏奸,因此只是冷笑:“看着我这样,你高兴了?回头再去我爹跟前翻嘴皮子,打死我最好!”

百合脸上一丝儿笑意没有:“我说你闲话与我有啥子好处?实话跟你说,如今这个家里真心实意愿意帮你的也就你二哥。我不大愿意帮你,可你有事情你二哥要难过,我也只好帮帮你。”

“哪个稀罕你们帮手?”宋秀秀嘟嘟囔囔,却不像先前那般,斗鸡似的看百合,自己回去坐下,也不叫百合坐。

百合自己找个板凳坐下,对宋秀秀道:“你说小秀才占了你身子,到底是咋回事?”

宋秀秀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我干啥要告诉你!”

她心里还当百合是情敌,跟小秀才的事情,如何能叫情敌晓得?“你不说,我们没法帮你。”百合空前严肃,“你不说也行,我这就走,往后再不兜搭你的事情,你二哥再有心也没法来听你说这个,你只管问爹娘是愿意去柳家求人来娶你,还是愿意一条绳子勒死你?

宋秀秀身子一抖,犹豫一阵才道:“那这话我告诉你,你可别跟别人说!往后我听到一丁点儿闲话,跟你没完。”

“你竟想着封我的口,就没想小秀才也能往外说?”百合简直不知道这姑娘脑子是咋长的,里头塞的都是稻草不成?

宋秀秀脸色一白,终于露出害怕的神色,期期艾艾道:“原是上一年盂兰节的时候”

盂兰节那天晚上腊梅跟宋二妹见着一个人活像小秀才,腊梅没敢跟别人说,只跟百合小提了一嘴,百合也没当回事,她管小秀才跟谁混成一对野鸳鸯哩?

这会儿听宋秀秀一说,她回过味儿来:敢情那天晚上跟小秀才约会的不是别个,就是宋秀秀!

据宋秀秀说,盂兰节那天她着意打扮过,一路都在留意小秀才。见着小秀才离开,宋秀秀跟上去,想悄悄儿跟他说几句话。

不想小秀才越走越偏,宋秀秀害怕起来,正想后退,忽听小秀才笑道:“我来了,你出来罢!”

她想也没想就走出去,小秀才也没多看,把她往树底下一搂,就做起那羞人的事情来。

说到这里宋秀秀捂住脸,羞得说不下去

她还记得小秀才无比热情,一叠声地叫“好姐姐”“心肝儿”“你可想死我了!”

从那时候起,她就想,小秀才定是像她欢喜他一样地欢喜着她,他迟早回到自家来提亲,自己将来是要做秀才娘子、举人娘子、官太太的人

百合叹口气,她模模糊糊猜出一点儿,那小秀才八成是跟别人去幽会的,而且那人很有可能还是个有夫之妇,偏偏叫宋秀秀截胡,小秀才把她当成那个人,占了大姑娘便宜,只怕还不晓得哩。

“那后头他再跟你说啥没有?”

宋秀秀想了想,那时候她又紧张又兴奋,在小秀才热情的冲撞里喊得嗓子都哑了,事后小秀才给了她一块帕子做表记,两个人分开。

小秀才那时候依依不舍地拉着她,同她说:“好姐姐,过些日子寻个机会再见罢。”

她又羞又欢喜,不敢说话,只是就着朦胧月光点点头,便一溜烟跑掉,只是叫小秀才强留下了她的汗巾子

百合听得脸色古怪,她完全不想知道小秀才到底有哪些奇怪的癖好,偏小姑子说得巨细无遗,她怕错过重要信息,只好捏着鼻子往下听。

往后大半年时间,宋秀秀再没有和小秀才接触过,她自以为将来是要有名分的,不肯降低自己身份,叫人看轻。

百合舒口气:她好歹还没有傻到家,虽是叫人稀里糊涂占了身子,终究还想着要个名分,明媒正娶。

要是宋秀秀这会子还跟她说啥子郎有情妾有意,她保准转身就走,再不管这件破事。

百合跟宋秀秀要帕子,宋秀秀一脸警惕:“你要干啥?你要是抢了去一把火烧了,我可咋办?”

百合冷笑:“你还晓得想自己将来咋办哩!”终究没把帕子要来,出来把宋好年叫过来,在他耳边小声把事情说了一遍。

宋好年黑脸:“这个不要脸的混账行子,我这就去打死他谁发现的这个问题?!”

“哎,你站住!”百合连忙拉住丈夫,“如今先想想这事情咋处置罢,你打死柳如龙,秀秀也回不到从前。”

宋好年攥着拳头咬着牙,到爹娘跟前把事情大致一说,宋老汉跟牛氏两个都目瞪口呆:“咋、咋还有这种事情哩!”

百合在一旁暗暗我怎么认?  :对那个女儿最好?  万大仙:都是自己的孩子叹气,宋秀秀身上发生这样大的事情,做爹娘的竟没有一个看出来,还做梦哩。

宋老汉咂一口旱烟,闷声道:“老二,跟我去柳家要个说法,老宋家的姑娘不能吃这样闷亏。”

百合一听就要坏事:“爹,容我多嘴问一句,你打算要个啥样的说法?”

她在乡下生活过多年,晓得好些人吵架时根本就不晓得自己想要啥子,他们思绪是混沌的,只想把自己的恐惧、怨恨和不接受发泄出去,从不考虑后果,也不考虑能接受的解决办法。她从前见过一家人,儿子夏天下河游泳淹死,这家人跑去问帮他们寻着尸体的那家人要说法,也不说要钱,也不说要人,只一口咬定要人家给个说法。后来没法子,在别人调停下,寻着尸体那家人给

赔了二十万,往后再不敢帮人做事情。

宋老汉果然被问住,皱眉道:“我就是要个说法,还管要个啥样的说法?”

“你们就这样大喇喇上门,是要柳家一定三媒六证地娶秀秀回去,还是要柳家名声扫地,连带着秀秀也没名声?要是后头那样,爹岂不是逼着秀秀去死?”

百合不喜欢宋秀秀,可她无论如何不会恶毒到希望宋秀秀去死。

宋好年也道:“爹,要是叫柳家娶秀秀倒好办,我只怕那家子也不是啥好做亲戚的人家,倒不如悄悄儿去,两家商议好昧下这事,叫他们家给秀秀赔偿些东西,过一两年各自婚嫁,两不相干。”

牛氏还直挺挺躺在床上,听见宋好年这样说,忙嘶声道:“说啥子昧下!定要叫那柳如龙来娶我秀秀!”

她原以为闺女的婚事再没有指望,谁曾想柳如龙做下这等事,早和秀秀有肌肤之亲,凭着这一桩儿,这门婚事就跑不了。

最初的愤怒过去之后,牛氏迅速从这件事情里找到可趁的机会,只恨自己现在还头晕目眩,不能立即爬起来去柳家讨价还价,给自家闺女讨一个能当官太太的未来。

宋好年敏锐地觉出牛氏这个打算有问题,待要劝阻,牛氏又说他不替秀秀考虑,大哭:“你妹子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如何还嫁得了别人家哟?你不叫柳如龙娶她,还不如叫她去死哩!”

宋好年无奈,只好先答应她再去柳家跑一趟,问问柳如龙到底是个啥章程。

宋老汉道:“你先去,成与不成都回来告诉我,我再去。若是再不成,就去请你族长大伯,柳家要想两家撕破脸,就不用娶秀秀。”

这时候他也回过神,晓得事情闹大对自家没好处,顶好是悄悄把事情商量好,两家定下婚事,叫宋秀秀光明正大嫁过去,从前有些个错也可抹过了。

怕的就是柳家抵死不认,到那时候纵然玉石俱焚也顾不得了,宋老汉定要柳家付出点代价。

宋好年叹口气,就要出门,百合连忙跟上去:“我跟你一道去!”

“这等腌臜事,你跟去干啥?”宋好年对百合疾言厉色不起来,只是叹气。

百合道:“闹腾半日你还没吃饭哩,好歹跟我去吃些饭,咱们再一道去。我怕你单枪匹马叫柳家人欺负,定要随你去,你别拦我。”

宋好年沉着脸过了半日,这时候终于露出一丝儿笑意来:“你也还没吃哩,走罢,吃饭去!”

人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他家一摊子破事,也就这个媳妇能叫他感到一点儿安慰。

下晌到柳家那里还有一场硬仗要打,有百合在,就是他一时控制不住自己,总有个明白人在,只怕比别个都强些。

小夫妻两个匆匆赶回家,腊梅早做好午饭等着,见他们回来又去热饭,问他们到底出了啥事。“这事儿不该你知道,你别问。”百合不想叫妹子晓得这等事,只随口说一句,和宋好年两个没滋没味地扒饭。

合肥治疗白癜风医院
太原治疗白癜风医院
长沙治男科医院哪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