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外汇

代表仗剑万里第一百七十八章看不见的手1

2020-09-20

仗剑万里 第一百七十八章 看不见的手

密林外围溶洞内,一个面容模糊不清的男子抱着一个孩子。

男子的腰间别着一把剑,满身鲜血。他的腹部插着一把匕首,匕首刃上有点点紫色,被人涂了剧毒。

孩子约莫五六岁,昏迷不醒,衣服上有血,不知是男子身上的血染得,还是他身上也受了伤。他眉心有妖媚的红色,以及一团黑气。黑气不太老实,不断尝试向外挣脱,却总被妖媚的红色牵引。

男子把手搭在匕首上,猛地一拔,额头青筋暴起,除了匕首割裂肉体的声音外,再无其他声音。

他把匕首放到一边,抱着孩子走向溶洞里。

溶洞内的小水潭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把孩子的衣服脱了,孩子光溜溜的暴露在空气中。

男子皱着眉头,不忍心去看眼前的孩子。

孩子稚嫩的皮肤上布满伤痕,大部分已经恢复,上面的血痂老厚。可胸口处还有一个黝黑的洞,难以想象是什么兵器造成的。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这个孩子到现在还活着!

男子把孩子放到水潭里,清洗几下,露出那张稚嫩却坚毅的面容。

孩子长得非常俊俏,若是顺利长大,不知要迷死多少少女。

他额头上的那股黑气时隐时现,每一次黑气冒出来,妖媚的气息总是会跟着出现,将黑气拉扯回去。

男子望着孩子的脸,摇了摇头,或许在感慨孩子这般年纪就要受这样的苦,真是可怜。

孩子紧锁的眉头接触到水时,莫名的舒展一些,那张俏脸更加英俊了。

男子抽出自己腰间的剑,在溶洞内探查一番,然后在几个溶洞的石头上划了几剑。

这几剑他划得非常小心,要契合石钟乳本来的声音,加之剑气,使之改变需要很精细的操作。

待一切完成之后,他收回剑,看着溶洞内的孩子。他先是向外走了几步,又退回原地,往复两三次,他终究还是决心离开。

男子的身体化成一道光,与他的剑一同消失在溶洞内。

突然飞沙走石,沙砾被狂风扬起,炎热的空气令人烦躁。

男子身上的伤不见了,他的装束没什么变化,只是不再破旧,虽然不华丽,但很整洁。剑仍是那把剑,在强烈的阳光下显得更光亮。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身着白衣,跟着他深一步浅一步的走着。

男子的脸还是那么模糊,小女孩的脸好像被黄沙遮挡一般,不管怎么努力,就是看不清楚。

穆凡想走过去,擦掉女孩脸上的黄沙,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小男孩,正是水潭边出现的男孩。

他惊呼一声,下意识冲向男子,跑着跑着突然发现脚下的沙子在动,将他向后滑。

穆凡想说话,想喊叫,黄沙毫无征兆的从地上飞起来,钻进他的口鼻,让他说不出话,甚至无法呼吸。

对面的男子和女孩看到他,什么话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的冷眼旁观。

黑色的气体从黄沙中溢出,慢慢包裹住他,接着从他的毛孔向身体里钻。他害怕极了,体内的真元消失不见,身体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太过无助,只剩下惊恐。

“啊……”穆凡叫出声来,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浑身是汗的躺在床上,床边的书桌一动未动,书桌上还放着一张丁松的调查信件。

他暗骂道:“妈的,已经很久没遇到梦魇了,怎么今天突然出现?真是倒霉!”

穆凡清楚他的梦魇都确有其事,一切皆是他从前遗失的记忆。

难得这一次梦到一些重要的人和地点,以防第二天忘记,他急忙坐到床沿,趴在桌子上画下他梦中所见。

首先是一个溶洞和水潭,画着画着,他发此地正是密林外围的水潭。想着这些都是以前遗失的记忆,那说明他曾经去过水潭。

穆凡五脏俱全放下笔,回想自己和宋长庚第一次到水潭时的场景。当时宋长庚误打误撞发现了石钟乳的秘密,敲击可发出声音。

结合梦境,他脑海中冒出一种猜测,仅是猜测便让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他就是男子带过来的小男孩,于石钟乳上留下的那句“我去引开他们,你带着孩子先走”的人正是梦中面容模糊不清的男子。

这个猜想让他汗毛直立,如果这个猜想成立的话,那一切都将不是巧合!

穆家遭遇灭顶之灾,多方势力联手吞并穆家,有人暗中给穆家通风报信,使得穆家有所准备。

爷爷安排他和晏青交换身份,但并未告诉他,穆家面临的具体危险,以及家里的准备。叮嘱他完成晏青这层身份应做之事,便是对家里最大的帮助。

他照做了,成功交换身份,为他和穆家带来无数好处。既保全了他,又骗过众多势力。

在完成晏青应做之事的过程中,他意外牵扯进山河令的争夺。

最近他才发现,山河令是师父有意隐藏的秘密,更和他封存的五年记忆有关。

今夜的梦让他坚信,他到达密林外围的溶洞,并发现溶洞内的隐藏的秘密不是巧合。一定有人故意引导!

“到底是谁?”穆凡想不出来,“我认不认识?他的意图究竟是什么?”

宗门盛会举行之前,他曾和慧空大师分开过一段时间。慧空带着大师兄和长庚走了,他和小婉以及来自北华的刺客前往纯阳寺。

众人最后在纯阳寺碰头,宋长庚发现了一个晶矿,那个晶矿中也有一些划痕,划痕也能组成一句话。

穆凡部分计生专干轮训2至3次的手止不住的颤抖,一切的一切,偶尔出现的看似巧合的事件,背后好像有一只手。这只手在操控着某些事件的发生,就像编排好的戏曲。

他不由自主的抬起手,摸了摸头顶和背后,什么都没有。

“没有线啊,我不是木偶,到底是谁?是谁!”穆凡不敢声张,只能在心里呐喊。

“是爷爷?”穆凡摇了摇头,“不是他,如果爷爷有这样的实力,也不会被逼到现在这个地步……”

夜半时分,他像疯子一样伏在书桌上。书桌上铺着一张纸,纸上画着一个溶洞,溶洞内有一个小水潭。他不停的哆嗦,眼中流露出无尽的恐慌和疑惑……



碧凯药业保妇康栓价格
先声药业再上市
宝宝增强免疫力吃什么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