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港股

人捡到枪的机会就象中双色球大奖一样兴奋或搭配

2020-05-21

摘要:我笑,人捡到枪的机会就象中双色球大奖一样兴奋或恐怖。你中一次这样的大奖二十年后你会忘么。
1、我有一个微友叫手枪,是通过微信认识的。那天,我和我妻子闹了点矛盾,又逢上有人呼我去酒店湊份子,我便在外面游荡了大半夜。注意,我是第一次游荡了大半夜,因为结婚年龄早,所以男人的一些通病,臂如喝酒抽烟逛夜店的习惯我都没有。大学一毕业,就碰上了一个合眼的,在坏习惯萌芽之前,就入了人家的瓮。后来十多年就按照白天上班晚上到家抱老婆的程序过曰子。当然也曾有过小小的违规或出轨的预谋,但很快就被老婆大人矫治过正了,所以基本上是一个良人,用大家的话说。
出了门站在流光四溢的夜里,一阵风吹来,各色男女在街上象水一样淌来又溢去。这时突然发现在这夜色中我很孤伶,一时竟想不出合适的去处。拔打了手机薄上的一个电话,语音通知是关机,另一个竟然是空号,第三个电话通了。对方问我是谁,找他有什么事。我心里有一种被人当草鞋扔了的感觉。说,下午刚喝了酒,晚上就不认人了。对方呵呵了一阵,说,你晚上从来不出来不打电话,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接着又说,这段时间大家憋得慌,趁着酒劲,大家玩点小动作。我知道近期政府动作比较猛,大家都窝了好一阵子没敢动。就是玩点小麻将,也象在白色恐怖区的共党分子一样小心谨慎。
我说,没去处了,我今晚就跟大家做一次国匪了。共匪是国民党对共产党分子的污称。国匪则是他们在红色政权下偶尔违点规犯点小错时的自嘲。吃点小酒玩点小麻将,工作纪律上是不允许的,但一个男人不喝点酒说两句粗话荤话,不斗地方不玩麻将,则似有点近乎于圣人,索然无味。所以酒和麻将这些国粹活动在夜色里还是偶尔为之。对方说,那你到路口等我,我去接你。我说,你报个地址,我自己找去。对方说,这地方大偏僻,给你地址你也找不到,找到了人家也不认识你,不让你进。
接我的是刘兵,下午我们在一个小酒馆里喝了一点小酒。刘兵和我一样,在单位上都属于小人物,多一个少一个地球照样呼啦呼啦地转,领导不嫌也说不上喜欢的那种角色。熬了一点年纪,什么也没混上,就混了一点小酒性。
下午刘兵在街上碰到我,说,老黄,没事同去喝一口。我想,下了班直接回家除了看电视,也无什么事可干。再者也确有一段时间没闻到酒香,心里空落得不是味。两个人就叫了两个小菜对了一瓶劲酒。
刘兵说的地方偏僻,一点也没错。拐了几个弯才在一个小胡同里停了下来。刘兵拨了一个电话,楼梯口响起小安这次淘宝众筹是只要声量不要利润的战斗了咚咚的脚步声,一个看不清年龄的壮实女人开了门。刘兵说,斯文人。说时在女人胖实的屁股上捞了一下。胖女人笑,比老流氓斯文。刘兵说,真的斯文,到了床上你就知道。我知道刘兵除了酒能喝外,见了母的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底线标准。他说的斯文人有一层意思就是老实。老实人是不会乱惹事的,现在政府行为动作都很猛,公职人员在外玩点小刺激都偷偷摸摸的,不是狐朋狗友不够铁杆的,是不会上同一条贼船的。
显然刘兵是把我当成了狐朋狗友而且是铁的那种。
楼上乌烟瘴气,一个男人被崔向群:在发达国家烟草味呛得咳了起来,走到窗前拉开了帘子,有了些许月色,空气立时鲜新了些。咳嗦的男人姓马,老马说,老刘,继续。刘兵看着我,说,干脆就跟我们混一夜。
他们玩的麻将我在大学读书时就当国粹琢磨过,只不过玩着玩着被国人不断地颠倒又不断地推阵出新花样。同桌的还有下楼开门的胖女人,他们叫她胖施。这两个字有两种解读,一种是发胀的肉,另一个是西施,只是比西施胖了些。两种解读我都琢磨了一阵,较之第一种她显然生机勃勃,整个夜色中就她一人透出一点顾盼涟漪。较之后一种她显然己过了西施的那种美妙年龄。
牌场上人说,牌发新手,我不是新手,但那夜的牌也特红,想要的牌都到手下。老马说,老黄,那里是斯文人,分明是劫贼转世,抢咱们钱来了。西施说,老黄你再胡牌,我脱短裤头给你了。刘兵打出一个三万,说,胖施看中老黄了,老黄这几天正被老婆双规,胖施也是嗑棍碰上了枕头,干柴遇到了火星,烧吧。在你一句我一句牌语和荤话中就稀里糊涂地到了十二点。
下楼梯时,老马问我,你真的姓黄。我说,如假包换。我不解其意,后来我才知道,在牌场上的认识的人报的很多是假名。刘兵报的呈网名叫老流氓。胖施真名与西施无关。
他们都是麻将国粹迷,都是一些不大不小的人物。时下风声紧,大众场合不敢玩,西施一时兴起,在网络上招了几个同城麻友。
几个人玩了大半年,几个人也从不熟开始熟悉了,熟悉了禀性也熟悉了牌路,开始变得淡然索味,便开始招些新人,这时我便闯了进来。
那夜我们都彼此留了电话,说是不定那天技痒,再来混天黑地一夜。
我手机上微信中弹出一项请求,我是手枪。

2、我和我老婆的关糸应该不错,除了肉体亲密,在一块也常甜言密语。二十岁那年,父亲说,我和你母亲共同奋斗一把汗水一把屎尿拉大你,又供你上了高中又读了大学,享你的福的事咱没指望,但传宗接代的事也只能指望你了。我认真琢磨了父亲话的含义,想了好半阵才想透父亲的话。
在我家乡他老人家混得也算风光,在他的同辈中,能享到的荣光他都有,能吃能拉的他都经历过,甚至连女人他也不比别的人少。但他名下的男丁也就我一个,百年之后抱着牌位牵他过奈何桥的也就是我。他老人家生我养我的目的或功能定位,也就是将他的名下的一串空白继续充实一个名字,继续延续下去。
那么我在大学毕业又走上工作岗位之后,我的首要任务便是找一个人,共同完成父亲所说的造人任务。至于上班工作的事,父亲是不用挂念也不用操心的。我们的工作在三年前政府己经为我们铺开了锦绣大道,毕业后就走上了工作岗位。
该找一个什么的人呢?我对这个人的模样和性情没有一个界定,甚至连模糊的影子都没有,因为在父亲谈话的那天早上之前,我确实没有想过这些事。虽然读书时对一些面容和善的女子也存好感,也偶尔和一些年轻美丽女子说说话,但都是纲上线上的语言,从来没有往纲线下面想象过。虽然也听过一些美妙女子的痴言痴语,但都觉得离自己还远。
那天早晨父亲在说话之后,看到我一头雾水的样子,走到门口看了一眼天色,咳嗦了一声将一口液体甩在对面墙上,带几分恼怒说,你如果想不到什么模样,那你找个母的就行。
我也恼怒父亲那种玩世不恭什么都不在眼下的样子。我说,母的也要漂亮的。父亲忽然笑了,看着我一阵,说,那就找个不丑的吧。漂亮不丑的标准是什么?后来父亲和我谈论女人,他一次又一次津津乐道宣传他的美丽定义,而我将父亲所描述的女子鼻眼眉口组合时却发现离我的美丽标准背道而驰。只是在说到女人的腰身和屁股时却是步调一致喜好相同,那就是细腰大屁股。
我的老婆就属于这一类,这种细腰和大屁股让我迷恋了好一阵。只是这几年,这细腰就没有了,昨天晚上我也仅说了一句女人的腰不能超过二尺,我的老婆脸色一沉,便卷了一床被子上了楼。
老婆说,你别再想碰我。老婆泪眼婆娑,我这腰是咋粗的,还不是你瞎折腾。又是养猪,又是种树又是开酒店,你换个女的试试。我一下哑口无言,心想早先咋没想到女人的腰这么不经折腾。老婆说着说着又气不过来,将我推出门外咣当一声关上了门。
我算是在今晚被老婆净身出户的宅男。
我对陌生人向来是抱有成见的,微信中我从来不摇一摇也不和陌生人搭讪交流,我认为在家里有老婆大人交流就够了。有一次我手机上爆出一项请求,我是美女。我马上将其好友请求加以拒绝。原因除了我认为自称美女的也可能是陌生男人,是女人也多半是老大婆。
一个女人到了公开叫称自己是美人时,学习、练习、练手都有成本一定是有怀恋少女的情愫。一个人怀恋自已的过去,这个女人己经沒有了自信,沒有自信的女人这个女人一定是老女人。
并不是我不喜欢女人,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和我老婆都处于更年期,我认为那个自称是美女的人很可能是我老婆下的套。
我不能在我和我老婆关系紧张期入了她的瓮,让她抓到说辞,然后理由气壮地开除我,拒绝我作为一个男人的幸福。我老婆对于我的请求总是言辞于色,你另外找一个吧。我对她让我另外找一个的说辞如履薄冰。我是爱我老婆的,我除了对她的腰开始变粗稍有不满外,对她的迷恋还是一如继往的,故我对外面的男女色相还是很谨慎的。我干净利落地拒绝了那个请求。
不论她或他是不是美女如花,我还是坚决拒绝。
对于我是手枪这个请求,我则是毫不犹豫地加他或她为好友。因为手枪这两个字我是特别敏感。
对于手枪的解读,最早的解读是物,我天生对枪械类有一种说不清的感情,我的父亲在他最风光的时候除了一身黄皮军装外,就是腰下别着一支驳壳。那只老式驳壳在我的父亲手里,被他磨得如月可鉴的铮亮,他们常笑我父亲是双枪将,而且香臭千里。我在小时候也已经将枪摸得滚瓜烂熟,我能闭眼开合之间将父亲的驳壳拆得七零八落。枪已经在我骨殖里扎下了种子,以后只要碰到有关枪事,我都浮想联翩。对于手枪,我更多的感触是在读了上海一位美女作家的小说《欲望手枪》后,原来手枪还可以解读为一件男女性事。
那天我们玩了一次麻将后,她对我那一夜的踪迹耿耿于怀的,上午上班时,在我单位门口她碰到刘兵。刘兵说,嫂子,找老黄呀。我老婆说,是呀,出门时忘了带钥匙,找老黄拿钥匙。刘兵说,嫂子大老远的走来多辛苦呀,打个电话叫老黄送去不就麻利了吗。我老婆说,也不麻利,他送去和我来拿一个样。刘兵说,不一个样,你来拿钥匙是想知道老黄昨天的行踪。我老婆说,你刘兵说的啥呀,昨晚老黄在家醉了酒。刘兵说,老黄真是一个疼嫂子的人,从来不出夜不在外面过夜,醉了酒也急着住家赶,我让他陪我们打了一阵牌,十二点了我们让他在我家休息他也不肯。我老婆说,那十二点后呢。
这是刘兵后来打电话告诉我的。后来刘兵开玩笑说,老黄,你老婆真的不丑。我说,但我还是喜欢她原来的模样。刘兵说,可能吗?原来你老婆是多大呀?十七八岁的模样,腰自然也是十八的腰。我说,别人挑老婆是从眉毛眼鼻从上挑起,我是从下往上看,先屁股后腰再目光一点一点往上移。
刘兵说,那是你面皮薄软,见了女的不敢看,目光一软先是看到了对方屁股又看到了腰。
我真的是一个见了女的就紧张得手脚失措的人。

、说了这么多废话,你已经认识到黄如文了,他是一个十足的混蛋酒糊涂儿。和绝大多数人对他的认识一样,除了有点年纪就是喜欢夜里折腾女人。当然,如果你还知道黄如文的一些少年往事的话,你对他的认识会更加深刻。在他犯浑的时候,你几乎会毫不犹豫地说,他是一个天才。
天才是什么样子,我沒见过,但黃如文的样子我见过。小时候,营养不良。他的父母牛高马大,虽是南方人,但更象北方游牧民族后裔。黄如文个子小,长到十六岁时还跟一根豆芽一样。这豆芽一样的身板如果嘴吧不笨的话,也许他的童年不会孤独得象一只小狗,见了人就想摇尾巴,但每次摇尾巴时总是被人讨厌踢上一脚。
我不知道被人踢上一脚小狗会不会记得痛。下次摇尾巴时,他会离人远一点,在人的尖利的脚程之外。但人也在踹出一脚之后发现这一次踹脚远沒有上次快意淋漓之后,也很快地反思很快地改变了策略,在小狗没摇尾巴之前,先自已给小狗摇起了尾巴。
人也有尾巴么,不,人当然是没有尾巴的,有尾巴也是秘密藏着的,从不轻易示人。就象我,到了万不得已要示人的时候,一定是有一只更大更长的尾巴又长出来了。这大尾巴要是被人抓住了那是被人家抓住了命根子,为了命根子,所以多半先主动交出小尾巴。
一般情况下,再聪明的人也自作聪明地认为,对方只长了一条尾巴。鬼才知道对手长了两条尾巴,甚至三条四条,甚至更多。
猫有九条命,狗有几条命,你是不知道的。而黄如文这个天才知道,狗有十条命。狗命属土,你用了九种方法杀了狗的话,狗用第十种方法,又活过来了,狗第二天照样活蹦乱跳地向你摇尾巴。
黃如文读高一时,个子在全班排在第十,这样的个子应该不会讨父母心里担忧,但七十年代的南方乡村,高一新生的个子都因营养问题普遍偏瘦偏矮。班上排座位不象现在排座位,含有社会学经济学的成份,一个座位让许多人纠结了好一阵。那时班主任在人数到齐时,便将全班七十好几个男女全吆喝鸡鸭一样轰到教室外一块空地上,按高矮顺序一长溜儿排成队列。
黄如文站在第十九个位置,弓着腰。班主任走过来,用一根米尺横在队列上空,恰到好处地在上空划出了一条象音标第二声略向上抬起的直线。班主任说,站好了,黄如文说,老师我们站好了。班主任又说,黄如文你站好了。黄如文腰一挺说,老师我站好了。
班主任走到第九个位置轻抬米尺,尺子削到一个人鼻子,班主任飞出一脚,黄如文被踹到第六十个位置,黄如文向后抬头,从后开始数数到自己第十个,他想,此时如果上战场,后方一棱子过来,子弹穿过前九个笨蛋,如果还要穿过一个笨蛋的话,那就是黄如文我了。事后,黄如文反省自己,如果老师说,站好了。他不应嘴的话,老师在一长溜人中绝对发现不了他弓着腰。

共 1914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是浪漫主义的履行者,他的小说在不停地行走,也许走得急促,让你在漫不经心的阅读中,思绪被风卷扬,你可能迷茫,找不到东南西北。 但作者一直领着你在一片被无限扩展又肆意撕裂的大草地上的鸟语花香中自由呼唤。你可以被这种另类的花草感动。小说《寻枪》,这里的人物多了一层沧桑或叫世俗也可以说更接地气。工作之余男人喝酒,偷偷地违点规打打麻将。因为工作被上司打压,而用“狗乱咬人”这种语言来对上司进行心理上的报复和威摄,这种事在生活中你只要略思片刻都不禁莞尔一笑。现实是湿漉的,也带有辛酸苦辣甜的味道,有反讥和自嘲的。《寻枪》中人物大多都有一个不轻的包袱。也许是一次疏忽失枪,结果寻了二十多年,背了二十多年心债,最终以一个不停咳嗦的形象走向读者。就连“我们曾沐浴过无数憧憬和光芒的婚姻”,也被父亲一句“只要是个母的就行”土崩瓦解,幸好有一句“母的也要漂亮的”顶撞了一下,才不至于输败得在地狱里翻不了身。小说《寻枪》中有两条线索。一是黄如文与卢云的情感,另一条是三汊港街上丢失的枪。可以考虑当推理悬疑小说来读。但显然与传统推理少了逻辑上的慎密,多了肆无忌惮的枝节扩张。变,似乎是作者最刻意最在乎的东西,其余都不重要。因为只有在不断地改变,才有可能创造出新的生命繁盛和长久,才有可能不被尘俗所掩没。 因为作者的小说挑战了读者对小说概念美学的审视标准,所以倾情推荐赏大家共赏!感谢作者赐稿西风!【编辑:海韵】【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606 】
1 楼 文友: 2017-06-05 12: 8:56 作者从《黑鸟》系列到今天的《寻枪》,如果读者留意的话,黑鸟糸列诸篇小说都落巢于他七八岁的童年,而《原色》和《幸福往事》到今天的《寻枪》,作者似乎在刻意做着改变。至少视角己回到了当今。他的语言也从漫无节制奇思妙想开始变得有节制有所收敛。我对作者的这种改变归结于他视角转换的必然或必须。童年可以仰望天空胡思乱想,因为无忧无虑。而一个成年人有了广宽的生活更深层的思想。社会给每个人的惠赠各不相同,每个人的负荷不一样。显然小说作者对《寻枪》和《黑鸟》人物的处理都不一样。作者曾经在读大学时写诗,而且据说诗也写得有模有样,在现化诗中沉浸了不少年。我们可以认为诗在作者的内心己经埋下了浪漫了种子,而且发芽生根深触到了作者骨殖,它随时都兴致勃勃地迸出浪漫主义的火花。卢云的爱情,越战场上那只洁白洁白兔子,还有《幸福往事》中的小雅,还有赣北春天的满坡火红的杜鹃,都让浪漫主义随风飘扬。
非常敬佩付老师的超凡文笔,写出这样精彩的文字!祝您夏安,创作愉快! 岁月静好 海韵QQ7867 2982
2 涨幅比上月扩大约2.5个百分点。;楼 文友: 2017-06-05 12:52:59 每每读付老师文章,总觉思绪纷繁,但那诙谐的笔调,调侃的语言,始终给人一种艺术的感染和美的熏陶。感谢付老师奉献这么撼动人心的作品,拜读学习了!也感谢海韵社长的辛勤编辑以及精彩解读!
回复2 楼 文友: 2017-06-05 1 :45:27 感谢和风赏读。
 楼 文友: 2017-06-05 12:58:22                           《寻枪》记

     

       在高中读书时,两件与枪有关的事让我不忘。一件事是民间流传,派出所一位警察同志丢了枪,被一个在田里拾棉花的妇女捡到,另一件事则是一位军人玩枪走火误杀了他的未婚妻。

       前一事件我只是听到三汊港街上的人热议,后一件事我则和诸多好事者去事发现场探究过虚伪。这两件事就象一个疤结在心里,没想到却钻进了一篇《寻枪》的小说里。

        显然,这篇小说己离开了《黑鸟糸列》,无论是写法和我要表达的,己离开了我的七八岁模样的童年。枪也不再是我父亲手里那杆威风凛廪的打爆黑鸟的长枪,而是渗透了人间更多悲催和情爱的意象。

       刘一手寻枪寻了二十几年,其中的苦味我无法琢透,但黄如文和卢云两个人的辛甜我倒是有种欲罢不能欲休又说的所谓痛。

       我开始就想写成一篇 寻 字牌的悬疑小说,因为我想变一下套路,就象吃多了肉类突然想吃一次素类,但没想到,青菜萝卜里还是放进了炒肉片,依旧是俗。

       我写悬疑依旧是胡思乱想,如果自我陶醉的话,还是有着漫无边际的想象。刀光炮隆中跑出了兔子,而这兔子又洁又白有了情爱的光芒。

        我想改变,黄如文的内心也在渴望着改变,无论是生活还是情爱的方式。但我知道,我和黄如文一样,都离改变还远。

       三汊港街有没有这个刑事案己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小说我想写出不一样的味道。
4 楼 文友: 2017-06-05 1 :09:56 谢文友赏读,感谢海韵辛苦编辑《寻枪》。
5 楼 文友: 2017-06-05 14:59:18 小说有史诗的味道,使用的是平实的语言,但无枯燥之感。事实上,作者在所有过渡段落和许多场景中都使用了幽默的语言,虽然稍失严谨,其阅读趣味却正适合当今的人们,这也正是这样一部宏大的著作能够拥有大批读者的原因。而作者对小说情节的精心设计,使得小说始终处在矛盾的变化之中。许多细节的遥相呼应又足以令人赞叹.
回复5 楼 文友: 2017-06-05 16:40:15 谢文友赏读,谢文友的奖评。
6 楼 文友: 2017-06-06 09:27:56 文章能过清新有趣的语言,描写了 的事.字里行间,充满童年真童趣,欢声笑语不绝于耳,不失为一篇佳作.详略得当,虚实相生,是本文的两大特色, 内容更丰富,更生动.
充分运用动静结合的写法,并辅以比喻,拟人等手法,通过生动,形象的语言的描绘,使读者仿佛置身于梦境一般.结尾处对人物的赞美,情真意切,感人至深.
7 楼 文友: 2017-06-06 20:56:01 恭喜付老师夺得红豆! 岁月静好 海韵QQ7867 2982
8 楼 文友: 2017-06-07 10:50: 4 付老师的大作我还没来得及品读,先祝贺大作加精!小说一定很精彩!我会慢慢赏读学习! ( ()
9 楼 文友: 2017-06-07 11:25:57 哈,感谢江山文学众文友鼓励。给我红豆奖。再接再励,争取再写新篇。南昌治疗妇科费用
宝宝不消化食疗法
梅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骨质疏松能治好吗
祛风止痒的中成药有哪些
武汉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