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黄金

血界之无限进化第二十二章隐藏的后续危机

2020-07-01

血界之无限进化 第二十二章 隐藏的后续危机

忽然在爆炸废墟之上,泥土涌动,突兀的一个光头人影猛地窜出泥土,落在宁俊侯身前,低头单膝而跪,道:“马朱光该死,请侯爷饶过一命。”

此时的马朱光全身上下充满各种大小不一的伤痕,裸露着的上身,乌黑一片,整个左边的身子被炸的血肉模糊,好不凄惨。那几道身影见到他如此模样,心中都是一惊,动手的到底是何高手,如斯可怖,马朱光可是血丹期强者,竟是落得如此下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宁俊侯望着马朱光平淡的开口。

马朱光知道对方愈是平淡,代表着他愈加的愤怒,不敢有丝毫隐瞒,将事情始末一一道来。

“什么!你说一凝血四重的小子打开血玄铁锁,救走胡宗?胡宗一掌便引起巨大的爆炸,这巨大的废墟是他一掌之下形成的?”宁俊侯额头上青筋暴起,咬牙切齿,愤怒到了极点,“你莫若当我三岁孩儿,好糊弄!”

宁俊侯那华丽衣服无风自动,无形的气势压迫的马朱光徒然倒趴在地上,毫无反抗之地,马朱光被吓惶恐之极,急忙道:“候……侯爷,小人说的一切都是真,请……侯爷明察。”

“哼!”宁俊侯仔细一想,马朱光现今如此模样,的确没有理由骗自己。气势消失,马朱光心头一松,再次单膝跪着,他依然惶恐不安,是真的怕宁俊侯一怒之下,将他给杀了。

“不可思议,一凝血四重的小子,能把血玄铁锁打开,当真是一奇闻,老夫修行数十载,也未得听闻过此等有趣之事。”几道身影的一老者说道。

“哼,你一老而不死的人罢了,未曾听过又有何出奇,大陆之上奇人异士之多,数不胜数,凡事皆有可能。”又是一身影道。

他们的话语落在宁俊侯的耳中,心中暗想,若是说凝血四重打开血玄铁锁是奇人手段,那胡宗这一掌之威,又该如何解释?

倘若逃的是其他人,自是当作小事,可逃离的是那胡宗……此人关系甚大,稍有不慎,便会大祸临头。事到如今,这马朱光虽是失职之重,应当处死,可现如今正是用人之时,此人有忠心耿耿,最是清楚事情始末。

追踪胡宗等人,他是最好的人选。想到这,宁俊侯眼神闪烁,道:“马朱光,本该赐你一死,但现今正是用人之际,我命你吞噬十颗血丹,马上突破到化形期,必要在半月之内,把那三人擒回,生死不论。”

“是,谢主公不杀之恩!”马朱光应命。

那几道身影闻言纷纷摇头,马朱光这下可算是前途尽毁了,吞了血丹,以后修为可不能有丝毫寸进了。不过血丹期与化形期之间的实力相差可不是一星半点,若说血丹之前是修行打好基础,进行量的堆积,那么化形期之后,便是质的跃升。

之后实力提升到另一个台阶,若是有此等实力,追回胡宗等人,必不是难事,这也是宁俊侯要他提升实力的原因。

马朱光低着的头,暗暗切齿,胡宗、黑袍,若是不杀尔等,我枉自为人!

……

胡宗提着两人,一路逛飙,不久便经过郡城城门,城门之上的人根本无从发现三人,在逃出一阵,便到了城外的树林之中,确认没人追来之后,才怯怯停下。

“宁俊侯的人应该没有追来。”胡宗说道。

“当然不会追来,我看那马场主在那爆炸的威力之中,能否活下来都难说。”回想方才那爆炸之威,白子须心中便是惊魂不定,那威力,若是自己怕是瞬间便被炸成粉末了。

“胡宗,你的实力何时如此之高了?只是一掌便能有此威力?难道你已经化形期了?”白子须又道。

胡宗笑了笑,望向慕容俊,道:“化形期?想得倒美,若是我达到如此境界,那血玄铁锁能锁的住我?”白子须恍然,胡宗继续道:“方才的威力全是出自黑袍之手,你应该问他。”

白子须一惊,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道:“当真是那黄色的粉末爆炸的威力?”

慕容俊点了点头到:“的确是那黄色的粉末,当时情况危急,唯有此等方法才能逃脱马场主等人的追逐,若是出道通道之外,必有郡城内其他高手来助,倒是胡宗难敌四手,还是要束手就擒了。”

白子须佩服道:“黑袍,想不到你竟是懂得如此之多,比上我这一把年纪还不知那又臭又黄的东西,居然能有此威力,也算是一奇物了。”嘻嘻一笑后,道:“如今我们都已和你定下血契,把你那黑布黑袍拿下,让我们见见如何?”

胡宗闻言,也好奇的望向慕容俊,从认识以来到一直逃跑至今,除了能猜测出他的年纪不大之外,还真对眼前这个手段奇异惊人,能化腐朽为神奇之人的真面目好奇的很。

慕容俊轻轻一笑,右手拉下遮脸的黑布,摘下头上的黑袍帽子,一副十六七岁的清秀少年模样出现在两人面前。

这少年模样,让白胡二人心中一震,瞪大了眼睛,显是被吓得不轻。随后白子须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虽然猜你年纪不大,但是没想到这年纪不大,居然只是一毛头小子。”

胡宗道:“我现在总算有点明白你为何会自己跑去困兽场下场了,多半被人算计了。”见慕容俊还是一少年,便有了如此猜测。

“我也是不知,当时我打听到困兽场能赚取大量金币,便前来下场了,想不到反倒踏进的陷阱之中。”

“嘻嘻,此种事情,待我跟你回去,一查便知。”白子须在一旁得意的嬉笑。

“对,交给这老头吧,他的手段可不简单,没进困兽场之前,可是郡城的审查官。”胡宗道,慕容俊心中一惊,想不到白子须居然还有如此身份。

胡宗一顿之后,忽然想起一事,道:“方才,我带着你逃跑的时候,似乎发现你身体之内有一不妥的地方,伸手过来,待我给你在看看。”之前仓促而逃,根本来不及理慕容俊身上的不妥之处。

慕容俊疑惑,递出左手,拉起衣袖,胡宗一手抓住他的手腕,忽然一股血脉之力从他的手腕上涌进身体,一阵循环探查之后,胡宗面色一惊,在慕容俊的体内发现了一团邪异之物。

居然是能控制心神之物,倘若不把它驱除,长久之下,黑袍必会被控制,到时候我和老头二人,便间接被他人控制了,胡宗心中惊道。可要知道他们两人现在可都是与慕容俊结下血契,可谓是生死掌控于后者的手上。

慕容俊察觉不对,问道:“怎么回事,我身上有什么不妥吗?”

胡宗道:“定是昨日你见之人给你种下了,能控制你心神的邪异之物。”查探出邪异之物刚种下不久,自然是一猜便知。

“什么!”慕容俊回想,必是那风骚露骨的女人,真该死!

慕容俊与白胡二人说明了昨日的事情,白子须听后忽然想到一人,道:“听你所说,此女子应该是宁俊侯之女宁菲,之前我任职之时,便是见过此女,听闻她天资非凡,心狠手辣,性格更是古怪异常,专门喜欢虐杀凡人。”

慕容俊回想在城外遇见宁菲的一幕,倒是与白子须所说符合,转过头来,问胡宗道:“能驱除出来?”

“这难不倒我。”胡宗一笑,双手在慕容俊身上一阵乱拍,紧接着一股红色的骷髅之烟从他胸前冒出,在一下闷哼之中,消散而去了。

“好了。”胡宗道。

“那么快?此物说的如此恐怖,怎么这么轻易就被解了?”慕容俊道。

白子须哈哈一笑,道:“胡宗可是血丹期高手,宁菲那丫头资质再好,如今实力不过也就是地基期罢了,如此实力施展的手段,又怎么可能可以难得到他?”

三人接下来一直有说有笑,慕容俊也介绍了自己的出身来历,白胡两人方才知道慕容俊道郡城的目的,可现今如此情况,他也不敢回到城内的沧澜楼买那血株草,毕竟刚逃出来,若是被宁俊侯手下擅长寻踪之人找到,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宁俊侯手下能人异士居多,他们三人商定之后,如今还是赶紧逃离是好,白胡二人决定先行跟慕容俊回去风铃县再做打算,其时便三人齐步起行了。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能治腹泻吗
宝宝积食怎么处理
小孩不爱吃饭是怎么回事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