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新三板

邪神旌旗第一百三十一章美食

2021-01-10

邪神旌旗 第一百三十一章

“他们究竟在想什么?”隋雄趴在地上作酣睡状,其实清醒得很,在他灵魂感知里面,大约五六里外的山脚下,有两个白发苍苍,老得简直宛若干尸一般的法师,正在一边紧张地商量着,一边小心翼翼地注视着这里。

传奇法师的感知能力不可小觑,即便他们按说感觉不到隋雄的灵魂视线,但隋雄也不想试试会不会让他们警惕。所以他只是远远地看着,没有任何别的行动。

过了许久,等到太阳都过了午,两个传奇法师才算是商量妥当,下定决心。

于是他们的动作就快了起来,施展飞行术,一会儿就越过了五六里的距离,从山脚下来到了半山腰,落在隋雄的面前。

他们落地之后,一个看起来更老些的法师就开口叫道:“虚空假面陛下!虚空假面陛下!”

隋雄不理他,装作熟睡的样子。

两个法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稍稍年轻一些的那个手上光芒闪烁,却是施展了一个简单的法术,音鸣爆。

这个法术相当常见,就算低级施法者也能施展,但一般来说,用这个法术的都是牧师,大多数法师是学不会的——当然,对传奇法师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他们甚至用不着专门去研究学习,稍稍琢磨一下,就能把这法术像模像样地施展出来。

这个法术威力不大,但却可以造成轰然巨响。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巨响会让他们头晕目眩,短则几秒钟,长则半分钟,期间什么都做不了。而对于隋雄来说,它就只是个大号的闹钟罢了。

“谁啊!大清早打扰别人睡觉,还有没有公德心!”隋雄作出很恼火的样子,睁开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两个传奇法师,“切,原来是两个老头……你们这是干什么?我睡觉也碍你们事了吗?”

这话其实稍稍有点太过温和,不像是个被打扰了睡眠的人应该说的话,但隋雄的说话习惯就是这台海1月21日讯 大陆游客赴台终于盼到了第二波样,想要更凶狠一点也做不到。

不过,配合他强烈的威压,效果倒也不错。

两个传奇法师早已对自己施展过“抵抗威压”之类的法术,但隋雄的威压太过强烈,法术也不能完全抵消。此刻被隋雄这么一吼,他们的脸色顿时都白了一下,脚下也站立不稳,踉踉跄跄退了一两步。

然后,还是那个年长一点的法师先开口了:“伟大的虚空假面陛下,我们实在不是有意要打扰您的休息,只是有件重要的事情想要向您禀报。”

“切!你们当我看不出来吗?你们分明是奥秘之主的信徒,有事向祂汇报就好,跟我有毛的关系啊!”隋雄用鼻子喷气,很不屑地冷笑,一副“老子虽然读书少,但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架势。

这反应倒并没有出乎两位传奇法师的预料,他们对视一眼,还是那位年长一些的法师说:“虚只要上市就是有风险的空假面陛下,您听说过‘永生之酒’吗?”

隋雄愣了一下,仔细回忆了一会儿,问:“你说的是‘可以让凡人获得永恒的生命’那种奇妙的药水?那不是传说嘛。传说这东西,是当不得真的。”

“但事实上它是存在的。”那个年长的传奇法师说,“我们最近就得到了它的配方。”

隋雄顿时来了兴趣,好奇地问:“你们特地来找我,难道是打算把这配方卖给我?这个可以有啊,我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我也不缺钱啊……”稍稍年轻一点,大概“只有”不到三千岁的那个传奇法师苦笑着说,“我们仔细研究了这个配方,发现还缺少一件非常重要的材料……”

隋雄略一琢磨,问:“莫非……是巨型水母的触手?”

“是真神的血肉,而且要是活着的神祇身上的。”年长一点,大概老个千儿八百岁的那个传奇法师明显耐心不怎么好,打断了这毫无意义猜测,明白地说,“在人间,我们能找到的,只有您了。”

隋雄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平静地:“你们打算从我身上割块肉回去配置永生之酒?你们究竟是老糊涂了呢?还是胆大到连‘死’字怎么写都忘了?这些年来,我连神祇都打死了一堆,你们区区两个传奇法师,哪来的这底气?”

他说得很平和,没有半点凶恶之意,但随着他的话语,却有一股阴恻恻冷冰冰的气息凭空而生,宛若缓慢流动的冷水一般渐渐注满了周围,让两位传奇法师感觉好像落入冰窖里面,而自己的所有防护法术都没有能够发挥作用的样子。

他们骇然对视,却都在彼此的脸上身上看到了薄薄的冰霜。

不是错觉?!

说时迟那时快,只是这一对视的工夫,两人就感觉自己的双脚已经完全麻木,失去了知觉,而且这种麻木的感觉还在飞快地上升,只一会儿就到了腰间,怕是再稍稍耽搁一下,就要到胸口,到脖子,到脑袋。

到时候,就是灭顶之灾!

眼看着大难临头,这两个加起来没准比地球上隋雄穿越之前发现的一处石器时代古迹都要老的法师再也顾不得形象,失声大叫。

“饶命啊!”

“我们有事禀报!”

隋雄这才发觉自己无意之间散发出的杀意,已经化作几乎要将他们冻死的寒气,急忙深深一吸,将寒气都收了回去,这才让两人逃过了被冻死的命运。

即便如此,他们也被冻得寒彻心扉,感觉心肝五脏似乎都结了冰,说话的时候总好像要吐出冰块来一般。

“事……事情是……这……这样的……”

用磕磕绊绊的节奏,两人把事情详细介绍了一番。

原来这两人乃是当初兰佩鲁斯大师建立法师之国后,才从外地加入的。他们既非兰佩鲁斯这一系的核心人物,平时又仗着年纪大辈分高摆架子,一来二去,和秘法塔联邦的核心高层们关系就不好。

以传奇法师的身份,关系不好也就不好,本不必在乎,但岁月悠悠,几千年后,两人的寿命都快要到了极限。他们也是从巫师时代走过来的人物,昔年经历许多大战,损伤不小。饶是用尽了手段想尽了办法,也只能续命到如今这个时候,眼看着再过百八十年就要化作一抔黄土,哪里能不心急如焚!

就在这时,他们偶然得到了一个消息,发现了一个巫师时代的遗迹。

巫师时代的遗迹,对于他们这两个在巫师时代就已经成名的前辈来说不算什么,但巫师时代的遗迹里面,却常常有那时候留下的东西——那时候的施法者们水平一般,基本就靠着珍贵的材料来提升法术威力,所以遗迹里面往往会留下一些残余。

二人进入遗迹,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却意外地发现了传说之中“永生之酒”的配方,以及少许残留物。

说着,他们就将记录配方的兽皮卷轴,和那青铜杯子里面差不多已经完全干涸的一点点样品拿了出来。

隋雄检查了一番,这两者的确是四五千年之前的东西,没有虚假。

二人如今已经是山穷水尽,就算一根稻草也要抱住,仔细研究了配方之后,他们赫然发现,要完成这传说中的药剂,只有来找隋雄。

所以,尽管明知道可能会激怒隋雄,十分危险,他们还是来了……

广州治疗癫痫哪家好
天津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南京妇科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