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股票

代表海通自掏腰包补客户损失锦泰期货直言被统一

2020-09-17

海通自掏腰包补客户损失 锦泰期货直言被统一口径

“他说话不诚实。”在看到锦泰期货总裁夏穗宁此前回应本报分区域进行报价。其他的聚丙烯生产企业也照此分区域进行报价。虽然PP区域交易较为活跃的内容后,购买了“上海庆优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上海庆优)理财产品的范女士表示,当初陪同他们去江苏省工行城南支行签定购买协议的就是锦泰期货的员工,“根本不是员工个人行为,而是锦泰期货的公司行为”。

范女士提供的一份原锦泰期货员工李某的“关于销售‘上海庆优投资管理合伙企业’理财产品的情况说明”(下称“情况说明”)中,也反复提及销售上海庆优产品是锦泰期货的公司行为。

范女士还向透露,海通证券退还给投资者的本金及利息,“其中亏损的额度是海通证券旗下部分营业部,每家出20万元来搞定的”。

是不是公司行为

据范女士回忆,2012年3月她接到锦泰期货业务员,推销一款保本保息的理财产品,无任何风险,“经业务经理孙剑多次解释和保证无风险情况下,我们于3月31日在锦泰期货多名业务员带领下来到江苏工行城南支行楼上会议室签了购买协议(一式四份)”。

尽管协议有多处空白,但“在业务员指导下,我们签上自己的姓名和相关信息,并在他们的带领下交了预付款10%”。范女士称,协议签完后锦泰业务员将协议收回,说要盖章和办相关手续。

2012年5月,范女士等投资者将剩余的款项打入上海庆优的账户上。

这份名为“上海庆优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伙协议》《补充协议》《入伙协议》”的合同封面,执行事务合伙人是江苏嘉祥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江苏嘉祥),托管人是工行江苏分行,证券经纪商是海通证券,期货经纪商是锦泰期货。

打入余款不久,范女士接到了锦泰期货业务员,“他告诉我,这个理财产品需要工商变更,由于注册地在上海,大家去不方便,要我们委托海通证券员工蒋伟忠在上海办理工商变更”。

2012年5月17日,“锦泰期货业务员带我们去公证处作授权委托,委托海通证券员工蒋伟忠办理工商变更,费用是锦泰出的。后该理财产品亏损,经调查才发现,蒋伟忠代我们签字、在上海市工商局备案的合同,和我们签署的合同完全是不同内容”。范女士认为,蒋伟忠违背大家意愿在上海工商局代签了一份大家不知情的“合伙协议”。

当年8月至9月间,范女士等投资者的上述协议才由各自销售业务员送至手中,而此时范女士并不知道,她并非是一个理财产品投资者,而是一家合伙制投资公司的合伙人,且是普通合伙人。

上述原锦泰期货员工李某,则在那份“情况说明”中阐述了作为一个锦泰期货员工是如何销售上海庆优的理财产品的。

“2012年4月中旬,锦泰期货部门经理王鹏在办公室对全体员工说,公司要推出‘上海庆优’一个理财产品,经公司审核,大家可以放心销售,并有万分之一的奖励,且销售理财产品带来的保证金、手续费正常计入公司业绩考核。”

李某还表示:“作为锦泰期货从业不足一年的客户经理,没有公司领导进行工作布置,我无从知道有这款理财产品,也无法去销售。也正是出于公司可以计入业绩考核,我才会去营销。”

而李某所说的“我帮客户去公证处公证委托工商变更的费用也是由公司统一报销的”,也与范女士所言基本吻合。

但在此前接受采访时,夏穗宁坚决认为是员工个人行为,并非锦泰期货公司行为。范女士如今希望江苏证监局能通过李某的这份“情况说明”,重新调查锦泰期货此次理财产品销售事件。

谁补齐的窟窿

事实上,在购买此理财产品时,范女士几乎对于合伙人概念一无所知。

上海工商局浦东分局工商资料显示,上海庆优应更加坚定对创业板和互联市场的信心成立于2012年3月14日,最初的合伙协议是当年3月9日签署,合伙人仅有杨桂英和张建华,各出资50万元。

“这说明我们还没有购买时,上海庆优就已经存在,工商变更之后等于是我们顶了这两个人的合伙人身份。”范女士告诉。

上海庆优目前工商资料显示,该合伙人已变成35个,除去江苏嘉祥以外,剩下34个皆是自然人。其中27位有限合伙人,8位普通合伙人。

范女士拿到协议显示,“合伙人收益分配”是首先分配有限合伙人(优先受益资金利益=本金×1+8%×实际存续天数×365),其次分配普通合伙人(一般收益资金利益=1+14%×实际存续天数×365),最后剩余财产部分由普通合伙人之执行合伙人即江苏嘉祥所得。

最终,这个合伙产品募集4980万元,其中3980万元来自海通证券的销售。

就在范女士等投资者等待理财产品获得收益的时候,坏消息接踵而来。

2012年9月,上海庆优的理财产品发生亏损,范女士等投资者去工行江苏分行要求冻结资金,“工行资金托管部的人说,是海通证券江苏分公司的成双全代表上海庆优,让我们找他。但海通证券的人说,这事需要公司领导研究”。

当年11月10日上午,在南京随园大厦的一家咖啡厅,“海通证券江苏分公司赵总和成双全接待我们,同意先退回账面上的钱(本金的90.6%),亏损部分和利息他们准备打官司向江苏嘉祥讨要”。范女士称,后来她们询问成双全打官司情况,“成双全说,我们不打了,你们的钱去锦泰期货要”。

“但在海通证券购买该理财产品的投资者,不仅获得本金,还补偿了利息。”范女士告诉,理财产品净值几乎亏去10%,海通证券江苏分公司给予了补齐,“听说是海通证券要求公司部分营业部,每家出资20万元,合计约400万元补齐这个窟窿”。

此说法虽未得到海通证券认可,但对于补偿客户资金一事,此前接受采访的海通证券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确有此事。

最终,这则理财产品被强制平仓。

“产品强平后,公司领导和部门找我还有其他销售过这理财产品的人员谈话,要求我们统一口径,只能说是代为销售,坚决不能说是公司审核推出的理财产品,并且要求我们每人都写了一份没有收取万分之一奖励之类的书面保证材料,当时我作为客户经理只能执行。”在“情况说明”的最后,原锦泰期货员工李某如是称。(卜坚郑世凤)

(:DF082)



藤黄健骨丸
一岁宝宝腹泻怎么办
济源儿童牛皮癣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